Text

关于辩论-在王自如和罗永浩辩论之后

  • 辩论不是试图彼此说服,事实上这只会让双方更坚定自己的观点
  • 辩论很多情况下是说理(说话)的艺术
  • 观点在事实面前脆弱无依
  • 面对事实错误,与其狡辩,不如痛痛快快的承认或搁置
  • 纠结名词或概念是辩论的基础,这是建立评判标准的前提,在任何辩论前都要做好概念申明的准备
  • 不要自辩清白,而是辩论事实
  • 掌握话语权是辩论成败的关键,失去主导权会形成愚蠢的既视感
  • 不要试图挑战具有语言优势的对手,因为你的表现比王自如不会好到哪里
Text

为什么读经典

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

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部作品,哪怕与之格格不入的现在占统治地位,它也坚持成为一种背景噪音。

Text

App 分拆会是一种趋势吗?

最近在和同事讨论 App 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是否应该将部分功能拿出来作为单独 App,就像 Facebook 将聊天功能分拆出来成为独立的“Messenger”,或者就在这两天发生的 Google 将 Drive 拆分为 Docs、Sheets和 Slides。

这本身是一个策略问题,细究起来既有平台化的考虑,也有用户体验的思考。而同事推荐的TNW 的这篇文章非常恰如其分的帮助分析了这个问题,其核心观点有两个:

  • “分拆”是为了更好的用户体验
  • “分拆”主要用于大体量的产品

在该文中写道:Foursquare 通讯部门负责人布伦丹·刘易斯说: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人们沟通,我们不断的听到他们如何使用 Foursquare,只有两件事——关注朋友与朋友聚会,以及发现很棒的地点。但也同时发现,他们每次打开应用都只会想做其中一件事。”

让 一个App 关注于其核心场景和体验,并且将这种体验趋于极致,这似乎是原文想呈现的观点。当然在评论中亦有用户对 Foursquare 的分拆方式表示质疑:

“目标应该是减少 App 的数量,而不是更多。我可不想要1000个应用。”-Sonia

考虑因素:功能分拆能否带来用户体验的提升

App 的功能如果并不那么复杂,那么分拆就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尤其是从用户本身的需求来说,简单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词汇。当功能不足难以满足用户需求时,简单就意味着简陋,而在功能复杂难以使用时,简单意味着应该要保持使用上的简洁。

对于 Google Drive 而言,帮助用户进行各种类型文件管理和编辑已经形成了一个体量巨大的怪胎,既能进行文本编辑,也能进行表格处理和幻灯片创作。在功能强大的同时,也使得 App 的框架设计难以帮助用户更高效的文档管理。

另一方面,无论是苹果或是微软,其在文档套件的处理上都采用了一对一的设计方式,从而也为 Google Drive 拆分为三个 App 建立了用户习惯的基础。

从而,分拆之后的 三个App 不仅可以让用户更快的进行文档创作和管理,亦可在 App 开发上进行独立的设计、开发、迭代。

考虑因素:不仅仅是从一个 App 变成 N 个 App

从 Facebook 、Foursquare 和 Google Drive 这三个例子分别来看,App 的分拆不论是按照需求场景的分拆,或是按照核心功能的解绑,都需要考虑应App 间得深度“连接”。

App 的分拆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将一个 App 变成 N 个 App,而是将功能的组织形式进行调整,从功能的绑定模式切换为“去中心化”。用户对于功能的使用将从被动安装转为“应需而装”,App 巨无霸也将从一个无所不能的 App 变为用户可以按自己的意志来选择的 App 集群。

分拆会是一种趋势吗

分拆当然不会是一种趋势,尤其是对于大多数场景单一和需求聚焦的 App 而言,不断丰富功能和优化体验都会是长期的命题。

但对于已经是巨无霸的大体量 App 而言,此时此刻,的确已经可以考虑 App 的功能架构是否有需要变革的需要。

Link

真是无知者无畏,无耻者无敌!

捍卫语言的纯洁性,就像是你明知道自己女儿已经有了老公,还要捍卫女儿的纯洁性一样无聊。

这实在是民族主义在文化上的霸道和擅权,并且挟民意以自居。

Text

断章2014

和所有远去的梦想一样
思想也将消弭在温暖的阳光

天气预报

1月18日 雾霾

或会来袭 就能看到
小蛮腰的魔幻与迷离
耳边会有 刺耳的呼吸

在迷雾下 石头的森林
有人流泪 有人空虚
有人戴上面罩 有人大快朵颐

你站在这个城市
检阅烟雾的潮汐
生命的流淌亦如须弥

卧室

关上电视 关上窗
将自己放逐到世界的中央
听不到外面的呼喊
看不见残破的夕阳
将坠落的黄昏如血般扫荡

进食

用精美到塑料袋
包裹过期食品
在微波的未知科技下
你进食

有些是肌肉
有些是内脏
有些是分泌物
有些则是生的渴望

芥辣勾引泪水
香醋迷乱心脏
蛋白\肉碎与消化酶
混合成香草朱古力的模样

每个进食者的脸上
有幸福的光芒
随之而来是咬不烂的筋骨
嚼到无味的欲望

Text

#Markdown, 格式化你的文本

Mou 界面截图

Markdown是什么?

Markdown 是一种轻量级标记语言,创始人为约翰·格鲁伯和亚伦·斯沃茨。它允许人们“使用易读易写的纯文本格式编写文档,然后转换成有效的XHTML文档”。这种语言吸收了很多在电子邮件中已有的纯文本标记的特性。(by Google defination)

Markdown从目的上是让文本易读易写,并且它并非要取代HTML,恰恰相反,Markdown是为了帮助你简洁有条理的书写文档,并能自动渲染为适合Web的内容,在这个过程中,你甚至无需关注格式——因为Markdown会为你完成这些。

Read More

Text

隐喻与设计

隐喻是认知理论的一个核心要素,也是设计领域一个重要的概念,尤其是在数字领域。在中文中与隐喻表达相似意义的词可以找到如“比喻”、“双关语”、“谜语”等常用词,在本文中隐喻将表征以上用词的公共意义,隐喻是构建目标对象与源对象相似性的方法和过程。下面这篇短文只是个人对隐喻与设计的关系的一些思考和梳理。 

隐喻与认知

“以我們熟知的事物來了解陌生的現象”-Dickmeyer,1989

Read More

Photo
nevver:

David Shrigley

一直都很喜欢汪峰的歌。
从“为了让生活继续”,到“多么完美的生活”,节奏和音符都在反复敲打这个看起来完美的世界。
批判视若无睹与置身事外,不满足于“完美的生活”,中国的音乐中仅有的对于社会和人性的批判和反思的勇气。
会有人听到《晚安北京》中“晚安 所有未眠的人们”的蚀骨般的心跳,也会会有人听到《北京北京》里“我们在这儿活着,也在这儿死去”的悲怆,在这个赞美“我爱你中国”的“春天里”,我们需要的只是“勇敢的心”。
也许我们都想“像风一样自由”,现实却是“去无方向”。
喜欢汪峰的音乐,只是因为在那些未经修饰的声音里,有对这个世界最深沉的失望,也有对这个世界热情的呼唤。在此与彼之间,我们不断的抽离又代入,出世又入世,始终我们都“是个孩子”。
谢谢你!在我们压抑的时候,可以在音乐里“Fuck the world”,但又不仅此而已。

nevver:

David Shrigley

一直都很喜欢汪峰的歌。

从“为了让生活继续”,到“多么完美的生活”,节奏和音符都在反复敲打这个看起来完美的世界。

批判视若无睹与置身事外,不满足于“完美的生活”,中国的音乐中仅有的对于社会和人性的批判和反思的勇气。

会有人听到《晚安北京》中“晚安 所有未眠的人们”的蚀骨般的心跳,也会会有人听到《北京北京》里“我们在这儿活着,也在这儿死去”的悲怆,在这个赞美“我爱你中国”的“春天里”,我们需要的只是“勇敢的心”。

也许我们都想“像风一样自由”,现实却是“去无方向”。

喜欢汪峰的音乐,只是因为在那些未经修饰的声音里,有对这个世界最深沉的失望,也有对这个世界热情的呼唤。在此与彼之间,我们不断的抽离又代入,出世又入世,始终我们都“是个孩子”。

谢谢你!在我们压抑的时候,可以在音乐里“Fuck the world”,但又不仅此而已。

Text

碎片时间的社会意义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人与网络的接触点更多,而接触时间更短,互动时间呈现散点化的特征。

碎片化的阅读和思考方式,给予互联网一次重新定义互联网的机会。

比如,碎片化的时间如何可以用于社会价值的创新?

碎片化的时间不仅意味着用户参与的时间更短,同时也意味着UGC内容的产出会更低成本,因此在碎片化时间的利用上,应该更考虑如何通过众包的方式来实现微小价值的合集。

比如:古籍文献的数字化工作,目前的古籍数字化工作多数是在坐数码化的工作,并没有真正将信息进行数字化,能否开展一项社会化项目,通过将古籍文献的数码文件自动分割,进行众包识别,从而形成规模庞大的人肉识别引擎?

又比如,对于互联网非法信息的鉴别工作,从传统的“用户举报-管理员鉴别-管理员处理”,是否能够转变为“用户举报-众包鉴别-自动处理”的模式?当用户发现微博上的某条虚假或违规信息后,点击举报,则自动将信息分发给随机抽取的500人,由这500人进行违规鉴定,如果达到某个阈值,则该条信息自动被屏蔽。

Text

泛阅读时代媒体特征

首先是一则老新闻:2011年2年美国电子书销售额已经超过纸质书籍的销售额。然后是一则近期的通讯:实体书店倒闭潮后的没落与挣扎。这不禁让人叹惋,如《查令十字街84号》这般爱“书”人的故事是否已经成为绝响?

image
地下书店/南京先锋书店 by lotensin

不管承认与否,阅读作为一种通过眼脑并用的智力活动,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奢侈。不知各位看官最近一次完整读完一本书是在多久前。是我们真的不那么爱阅读了,还是我们的阅读早已发生了变迁?

Read More